这些中国青年在非洲筑梦

2024-04-22 16:25:05 点击数:111 收藏

蓬勃发展的非洲被认为是“机遇的蓝海”。在非洲国家,一些中国青年将个人发展与当地人所需结合起来,构筑梦想,默默耕耘。

微信图片_20240423085224.jpg

李果和同事在肯尼亚农村推广业务。受访者供图

摩托车不是“夕阳产业”

在非洲的许多国家,摩托车是主要交通工具。它是陪伴人们上下班的“座驾”,是招手即停的“摩的”,有时还会充当婚庆“道具”。

每当看到路上行驶着的APSONIC牌摩托车,来自成都的90后李果都特别自豪。他曾与这个中国品牌一起成长。

李果在非洲工作了10年。2014年,刚刚大学毕业的他来到加纳,想在陌生的地方闯一闯。

“我是成都人。我们那边生活节奏比较慢,‘少不入川,老不出川’。但我觉得年轻人不能太安逸,所以选择去非洲。”李果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刚到加纳时,李果不懂摩托车,更不懂非洲。参加APSONIC公司的求职面试时,他口无遮拦地告诉面试官,摩托车是夕阳产业,前景堪忧。凭借敢于说出真实想法的勇气,李果为自己赢得了机会。

在此后的日子里,李果逐渐意识到,摩托车在非洲不是“夕阳产业”,而是能给当地人的生活带来实打实改变的重要工具。经过3年耕耘,摩托车逐渐受到当地消费者欢迎。李果说,产品能在当地站稳脚跟的主要原因是质量好、价格适中、售后完备。“很多外国品牌不关注售后,他们做一两年,卖完车、挣完钱就走了。而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当地人长久的伙伴,我们的产品配件很容易买到。”他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

2021年,公司宣布拓展肯尼亚市场。李果被任命为新项目的负责人。在陌生的国度“从0到1做业务”不容易。那段时间,李果几乎跑遍了肯尼亚的每一个村庄,遇到过拉着大兵的武装押运车,住过木头和牛粪搭建的茅草屋。他想尽可能地抓住每一次机会。

李果的外向、真诚让他和当地很多客户成了朋友。他还学习了斯瓦希里语,这帮他拉近了和客户之间的距离。李果说:“客户听到我去他所在的城市出差,就会邀请我去家里做客。”

经过数年奋斗,李果在非洲买了房,还把妈妈接来共同生活。他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肯尼亚,摩托车象征新的生活方式,摩托车改变了当地人的生活状态,为农民解决了出行的“最后1公里”。他会在非洲继续“扎实干,好好做”,这里已经是他的“第二个家”。

在非洲玩转自媒体

“我算是为了爱情和家庭来到非洲的。那是2015年,我25岁。”露斯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那一年,她放弃了体制内的工作,到非洲开辟新生活。

在非洲的最初几年,露斯追随爱人的脚步,在斯威士兰、南非等国工作、生活。后来,她和爱人分手了,但没有因此离开非洲。她说,那里有她的事业。

2020年,露斯接触到媒体平台Opera News。彼时,这家公司在非洲只运营了两三年,但露斯看好这家公司的业务模式。“经过培训、审核后,用户可以把身边发生的新闻和有趣的事发布到平台上,从流量中获得收入。”露斯说,在南非,这家公司打开了新赛道。

露斯的第一份工作是内容审核。当时,这家公司只有两名审核人员。为了确保用户的作品得到及时审核,她每天自愿加班。“每个创作者都希望自己上传的内容能快速审核并发出。”她说,这是她工作的动力。

2021年,露斯升职成为自媒体项目经理,她手上“并不好做的项目”也逐渐壮大。那段时间,受新冠疫情影响,许多非洲本地人失去了工作。一些用户希望在Opera News上搞创作、从流量中赚钱,这个平台因此获得了大量关注。

“我们举办了多次线上和线下的新闻要素培训、写作技巧培训、作者经验交流会等活动,为许多失业者和学生提供了做自由撰稿人的机会。”露斯说,很多用户告诉她,在这个平台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交到了很多朋友。从用户的反馈中,露斯感到,她的工作有着别样的意义。

在大约10年里,露斯在斯威士兰、南非、肯尼亚、尼日利亚、科特迪瓦、加纳、埃及等地常驻或出差。这些经历改变了她对非洲的印象:“到非洲之前,我想当然地认为这里落后、贫穷,但实际体验后,我发现许多非洲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不错,而且在持续发展。这些国家有山有海,环境优美,空气质量很好,当地人也比较友善。”露斯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露斯目前负责公司在非洲、印度和印尼的运营。她说,她快速升职的秘诀是“尊重当地员工的文化,善于发现他们的优势和专长”。她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她在非洲失去了爱情,却成了更好的自己。工作帮她找回了自信,实现了价值。未来,她会继续留在非洲,在这片土地筑梦。

假发贸易“无国界”

来自河南的80后青年杨磊只身来到非洲。“我是农村孩子,家里条件不好,我总想凭一己之力改变自己甚至家族的生活。”他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在非洲,许多女性喜欢戴假发。对她们来说,戴假发不仅是时尚。“由于基因的原因,非洲人的头发不容易长长。每隔10天左右,女孩们就要重新编辫子。编辫子的材料都是一次性的,所以每次都要加入新的假发。”杨磊说。

2011年,嗅到商机的杨磊来到刚果(金)首都金沙萨,创立了假发品牌MISS AFRO。在陌生的国度开展业务,杨磊需要面对重重困难,比如学习法语。经过一段时间的自学,他“能听懂,不会写”,但足以应付日常沟通。

杨磊需要解决的第二个难题是资金。刚到非洲时,他把所有资金都用在了清关上,一度生活拮据。“那时候我们那儿经常没电,风扇和冰箱都无法使用。”

有一次,杨磊得了疟疾。“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个星期天,我突然浑身发抖。”高烧中的他被同伴带到一位做过护士的中国老乡家里治疗。“后来我就晕过去了……那时的生活真困难。”他说。

开辟市场并非易事,杨磊必须从头开始。选品、把控产品质量、预判市场动态……经过5年稳扎稳打,他的假发品牌在刚果(金)扎了根,一度成为该国第二大假发品牌。“有一家韩国假发公司,只要我的产品到货,他们就会开着小货车来,一买就是好几万美元。”杨磊的语气中难掩自豪。

2016年,杨磊决定进一步扩展市场。他到过坦桑尼亚、莫桑比克和尼日利亚。2018年,他决定在尼日利亚创立MASTER PLUS,继续壮大假发事业。

“在尼日利亚,许多当地人做假发生意。在非洲,尼日利亚相当于‘假发批发中心’,从尼日利亚批发出去的假发能‘辐射’整个非洲。”杨磊说,在尼日利亚,他的品牌面临着激烈竞争。他专注于做高质量假发,逐渐积累了口碑。

“我的假发产品都是用真发做原料,不是化纤的,能反复洗涤。在一些比较重要的场合,比如去教堂或者参加重要聚会时,客户会使用我的品牌。这就像在重要场合穿名牌衣服一样,让她们觉得非常有面子。”杨磊说。

除了质量,杨磊还注重售后服务。他将“不满意就退货”服务带到了尼日利亚,进一步打响了知名度。“我销售的所有假发,无论客户戴没戴过,不满意都可以退货或者换货,这消除了客户的后顾之忧。”他说。

杨磊说,凭借过硬的产品质量,他的品牌退货率一直很低。他认为,生意越来越好,和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有很大的关系。得益于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假发从中国空运到非洲的运输成本下降了很多。

在非洲生活了十几年,杨磊清晰地感到“科技无国界,贸易也是无国界的”。在非洲打拼的日子里,他感受到当地人的淳朴和善良,希望有更多年轻人和他同行,在这片“蓝海”里扬帆远航。

来源:中国青年报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全部评论/我的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新闻
  • 成员单位——重庆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简介
  • 成员单位——武汉市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简介
  • 国务院新闻办发表《新时代的中非合作》白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