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吴鹏:中国对非合作不是简单的援助

2023-09-07 09:40:00 点击数:312 收藏

中国的对非合作不是简单的援助,相反,一些老殖民主义者把非洲看成一个施舍之地,或者是慈善的场所。我们始终认为,非洲是一片发展热土,是有着巨大经济潜力的大陆。我们愿意跟他们做生意,彼此真诚地平等相待,而不是居高临下地当“教师爷”去施舍。

今年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真实亲诚对非政策理念和正确义利观十周年。近日,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吴鹏就中非关系热点问题接受《大变局》节目专访,主要内容节选如下:

《大变局》:在去年底召开的美非峰会上,美国宣称要加大对非洲的投资,从今年年初开始,美国高级官员也开始密集访问非洲,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吴鹏司长:支持非洲发展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我们乐见非洲所有的合作伙伴都能加大对非洲的投入,我们也欢迎非洲的伙伴多元化,包括美国在内。如果他们加大对非洲的投入,也确实受到非洲人民欢迎,那当然是好事。如果不欢迎,强加给别人,就不是投入,是在为自己的利益办事。

我们欢迎同非洲开展真正的平等互利合作,我们也相信非洲国家和人民有智慧和能力选择符合自身利益的合作伙伴,只要是真正对非洲人民有意义的事,都是好的。不要老谈什么竞争、谁赢谁输,做一些真正的好事,自然可以“不竞自赢”。

《大变局》:您是资深外交官,曾担任中国驻塞拉利昂和肯尼亚两个非洲国家的大使,对中非友谊一定有切身感受,能和大家分享一下吗?

吴鹏司长:我大学一毕业就从事外交工作。2016年,我到非洲常驻工作,第一任在中国驻塞拉利昂使馆担任大使,然后转到中国驻肯尼亚使馆担任大使。在结束两任大使工作后,我回到非洲司也有将近三年多时间。这期间,我参与了很多对非工作,也走遍了非洲大地。

我认为中非友谊是源远流长的。2022年初,时任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访问肯尼亚,对方外长奥马莫在会谈时专门展示了一枚古币,是郑和船队下西洋时留在肯尼亚拉穆岛的,也就是说,600多年前,中非人民已经开始了友好交往。

最打动我的是中非人民的友谊和感情。肯尼亚内罗毕贫民窟的一所学校由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在2007年捐助建设,大部分学生是孤儿或是单亲家庭出生的孩子。当地中资企业长期为他们提供粮油物资,修缮扩建学校,这些孩子十分感激,将学校命名为北京学校。使馆每年都会去看望这些孩子,他们梦想着到北京上大学,我鼓励他们要学好基础知识,有一定中文水平才能被中国的大学录取。我也希望他们如果有机会到中国,要努力学习,学业有成后为肯尼亚建设作贡献。建校至今,这所北京学校已有2400多名学生顺利完成高中学业,100多名学生完成大学教育。中国驻肯尼亚使馆和中资企业为这几千人的教育成长提供了支持与帮助。

再比如,塞拉利昂东部一座偏远小村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应当地友好人士请求,2018年,中国驻塞拉利昂大使馆决定在村里援建一所小型畜牧场。2019年新年,我开车4个多小时去当地开展田野调查。经过小半年建设,牧场初具规模,养了几十头牛羊,修建了牛棚和管理间。牧场负责人和我畅谈发展前景时说,牧场将向附近几个村子供应食材,出售牛羊幼崽,自负盈亏不成问题,力争早日实现盈利和扩产。负责人激动地拉着我的手表示感谢,他说在中国兄弟帮助下,村里有了产业,吃上了物美价廉的牛羊肉和奶制品。通过开展合作,他们相信塞拉利昂一定会取得像中国一样的发展成就。

非洲国家特别想向我们学习脱贫经验,这是他们面临的现实问题。所以中非之间的治国理政交流很有必要,且意义重大。

《大变局》:今年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真实亲诚对非政策理念十周年,吴司长,想请您简单地给大家介绍一下,真实亲诚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吴鹏司长:“真、实、亲、诚”这四个字既精炼传神,又包罗万象,它概括了中国对非的政策理念,体现了中华文化的道德精髓,也融入了中非传统友谊的历史积淀,树立了国际对非合作的时代标杆。具体来说,每个字都阐明了对非政策理念的一个方面。

对待非洲朋友讲一个“真”字,真朋友最可贵。中国始终把发展同非洲国家的团结合作作为对外政策的重要基石,绝不因为自身发展和国际地位的提高而发生改变。中国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坚定支持非洲国家的正义立场,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也坚定支持非洲国家自主解决本地区问题。

有人说中国现在不属于发展中国家,我认为这是缺乏历史感,也是完全片面、站不住脚的。首先,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不仅是经济上,更是政治上的概念。中国在政治、情感、政策上,始终同广大发展中国家站在一起。我们希望加强同非洲国家在治国理政方面的经验交流,从各自的古老文明和发展实践中汲取智慧,促进中非共同发展繁荣。

开展对非合作讲一个“实”字,中国作出的承诺,就一定会不折不扣落到实处。我们不像有些国家“画大饼”、开清单,落实没有着落。我们真诚希望非洲国家发展能更快一些,非洲人民也能过上更好的日子。

2000年成立中非合作论坛,距今已经23年,中方每个承诺都实实在在地落实。非洲的机场、港口、道路、工厂、学校、医院,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中非合作例证。

“亲”字很好理解,中国人民和非洲人民有着天然的亲近感,中非关系的根基和血脉在人民。中非关系发展也是为了人民,依靠双方人民,发展成果也是由双方人民共享,所以我们必须重视人文交流,增进中非人民之间相互了解和认知。

说到“亲”,可能有一些误解,认为双方关系是单方面的,中国给予非洲很多物质支持,非洲才跟我们亲。我认为不是这样,中国同所有国家的关系和务实合作都是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

中国为非洲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同时在非洲也有巨大的经济利益。中国企业在非洲国家的工程承包建设项目不仅质量好,价格也合理,受到非洲人民的广泛欢迎,很多市政、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合同都给了中国企业,这是市场决定的。中国企业得到发展和壮大,也带动了双方贸易。去年,中非贸易额达2800多亿美元,在疫情情况下逆势增长。归根到底,中非务实合作的亲近感是建立在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基础上的。

谈到“诚”,中国和非洲都处在快速发展过程中,相互认知需要不断与时俱进。中国坦诚面对中非关系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也致力于通过友好协商,本着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解决中非之间的问题。

《大变局》:吴司长,您刚刚说到中非合作是双向的,是互利共赢的,现在网络上有一种观点,一提到中非合作,就把它跟中国援助非洲划一个等号,刚刚您说的话就很好地驳斥了这样一种观点。

吴鹏司长:中国的对非合作不是简单的援助,相反,一些老殖民主义者把非洲看成一个施舍之地,或者是慈善的场所。我们始终认为,非洲是一片发展热土,是有着巨大经济潜力的大陆。我们愿意跟他们做生意,彼此真诚地平等相待,而不是居高临下地当“教师爷”去施舍。

《大变局》:您如何评价中非合作在过去十年的表现,如果让您打分,满分是100分,您会打多少分?

吴鹏司长:作为外交部非洲司司长,我理解的中非关系应该是双方风雨同舟、患难与共,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过去十年,中非关系发展进入快车道,各领域合作硕果累累,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树立典范。

首先,双方政治互信更加巩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发展同非洲国家的关系。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真实亲诚对非政策理念和正确义利观。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期间,习近平主席提出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成为中非友好合作新的里程碑。

非洲领导人高度赞赏中国发展道路和成就,对我们的发展和模式理念充满了敬佩之情。他们越来越深入思考一个问题,六七十年代,很多非洲国家的人均GDP高于中国,短短四五十年时间,非洲发展变慢,而中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背后的力量和原因是什么?非洲迫切希望了解和学习。

中非之间这种彼此学习借鉴的渴望,是政治关系特别牢固的基础。双方在国际事务中相互支持,密切配合。中国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斗争中,得到非洲国家坚定有力的支持。他们支持的,是国际准则、国际公平正义和联合国宪章所反映出来的国际秩序,我觉得这是道义上非常有力的支持。我们是同盟军,有相近的理念。

另一方面,在其他务实合作上,中非合作实实在在促进了双方关系。习近平主席两次主持召开中非合作论坛峰会,视频出席2021年第八届部长级会议,宣布了“十大合作计划”“八大行动”“九项工程”等重大对非合作举措,引领中非合作不断跃上新高度。

中国连续14年稳居非洲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21个非洲国家已享受98%输华产品零关税待遇,极大促进了双方经贸往来。2022年,中非贸易额达2820亿美元,同比增长11.1%。

近年来,中国为非洲农产品来华建立“绿色通道”,鼓励更多非洲农产品对华出口。我任中国驻肯尼亚大使的时候,参与了牛油果的准入工作。去年肯尼亚的牛油果实现对华出口后,迅速赢得中国消费者欢迎,今年中国有望成为肯尼亚牛油果最大的市场。类似例子在非洲不胜枚举。我们还要继续同非洲国家开展契合双方需要、能为双方发展作出贡献的经贸合作。

再一方面就是人文交流。国之交在于民相亲。中非在减贫、教育、卫生、科技、环保、妇女等方面,交流日益密切。在减贫领域,中方积极回应非方诉求,分享中国减贫经验。我们已经在一些非洲国家建立了减贫示范村。我们提出“百企千村”活动,让中国百家企业同1000个非洲农村建立联系,鼓励在非中国企业履行社会责任。这些合作都必须建立在不干涉内政、相互尊重的原则基础上,这一点是中国外交的基本原则。

同样,非洲在中国也有投资。比如微信,最初南非一家投资公司占了相当大的投资比重,它至今应该还持有一定的比重。

总之,中非合作可以说是枝繁叶茂,已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合作成果遍布中非大地。

给中非合作打多少分,我说了不算,这个问题还是要交给中非人民来回答。为了拿到让人民满意的分数,我作为外交部非洲司的司长,我将和我的同事们一起,同各方携手努力,把对非合作的好事办实,把实事办好,给双方人民带来看得见摸得着的收益。

《大变局》:吴司长,感谢您和同事推进中非合作,让更多非洲的牛油果进入中国市场,也让我们中国的老百姓能够早一点实现“牛油果自由”。您觉得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相比,中国跟非洲合作有哪些优势?

吴鹏司长:我们始终认为,非洲应该是国际合作的大舞台,而不是大国竞技的擂台。中非合作完全是从中非双方的需要出发,不谋求势力范围,不搞地缘政治争夺。中非合作成果如何,世界人民自有公论。

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成立以来,中国在非洲新增和升级的铁路已超1万公里,这些不是援助,有一部分是贷款,包括世界银行、非洲开发银行,还有大部分是非洲国家的财政支出。他们信任中国,中国企业又有实力和能力承包建设。当然也有援助,但援助比重比较小。

中国参与修建的公路将近10万公里,还有近千座桥梁,近百个港口,80多座大型电力设施,很多医院、诊所和学校。我们还援建了一些体育场。非洲很多国家都喜欢足球,每当他们去体育场看球或是举行社会活动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这是中国援建的体育场。

在农业合作方面,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中国就有农技组在非洲开展农业技术专家合作,这对于非洲实现粮食安全,特别是在当前形势下是非常受欢迎的。

所以跟别人比没有意思,还不如我们埋下头,实实在在地去做一些有利于非洲、有利于中国发展的事情。

《大变局》:中国人勤劳苦干,也有非常强的开拓精神,肯定有很多中国企业想去非洲投资兴业,但我们也注意到,非洲一些地区的安全形势依然令人担忧,您想跟这些中国企业说些什么?

吴鹏司长:你提到的问题也确实是我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也确实是党中央对于我们在非洲经营的企业、工作生活的民众的一个最首要的关切。应该说,确实非洲有一些地区不太太平,有一些地区治安不好,有一些地区受到恐怖分子的袭扰,还有一些地区由于内乱内战,也不太平。

首先,我想提醒中国企业,要先做好基本功课,了解非洲。不是说整个非洲都乱,可能只是5%或10%的区域,这些地方不要轻易去。但是90%或95%的地区,相对来说是稳定和平的。企业在进入的时候,一定要先了解情况,不要轻易踏入一些危险境地。

其次,企业要做好在非洲的人员安全保护工作,提高警惕,毕竟人生地不熟,有时不了解文化,要跟当地政府、警察部门、社区民众建立很好的关系,否则就会因为一些误会或者疏忽受到损失。

最后,外交部、驻外使领馆对存在风险的地方都发过安全警告,哪些地区不要去,要严格遵守。那么剩下的地区,我还是相信那里是一片投资的热土,只要你提高警惕,按照中国驻那里的使领馆的一些建议,我们也提供这方面的一些服务,应该说,是值得去发展业务的一个大陆。

《大变局》: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非洲是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大陆。您如何展望中非合作的前景?

吴鹏司长:从前景看,我是持乐观态度的。中国同一些西方国家对非洲的态度有一个根本不同,就在于我们认为非洲有希望,我们愿意同非洲做生意,愿意和非洲共同成长。

从大的角度来看,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

面对当前危机动荡交织的形势,中非双方应更加自觉地加强团结合作,更积极地开展理念、经贸、人文等各方面的全方位合作,更加从容地应对变局,我们期待同非洲一道,增进各个方向交往的亲密度,深化治国理政交流和文明互鉴。

此外,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问题上,坚定地相互支持。中非无论在政治、经济上,都是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

发展中国家是中非共同的身份认同,我们要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这必然要推动国际秩序向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这是我们和非洲兄弟关系的应有之义和责任所在。

来源:中国新闻网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全部评论/我的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新闻
  • 成员单位——重庆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简介
  • 成员单位——武汉市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简介
  • 国务院新闻办发表《新时代的中非合作》白皮书